1月21日,長沙市票貼河西金峰小區,英英的媽媽拿著尋人啟事在傷心痛哭。 實習生 何佳樂 攝
  沒有任何徵兆,長沙女孩英英在18歲的生日前夕離家出走了。儘管這是她的第三次出走,但父母還是感到意竹北售屋外和驚惶失措。
  而且與其他頑劣和沾染了不良習氣的孩子離家出走不同,英英這個孩子“實在是太聽話了”,所以,事後父母感覺票貼更多的是自責。
  1月22日,在英英離家第三天后,萬分著急的張爸裝潢爸向本報打來求助電話,希望大家能幫他找找女兒,也希望女兒看到報道後能早點回家。
  成人禮前夕烤肉孩子出走了
  1月19日中午,家住長沙岳麓區金峰小區的張媽媽正在準備午飯,女兒英英在一旁打下手,張媽媽忙活了一陣子後,突然發現女兒不見了,聯想到女兒已出走過兩次,她馬上反應過來,“不妙!女兒可能又離家出走了。”
  一家人飯都沒吃找遍了親戚朋友家,都沒有結果,接下來兩天的尋找也沒任何線索,無奈之下想到向本報求助。
  記者22日來到了英英家裡,張媽媽拿出英英的照片時瞬間泣不成聲,念叨著,“昨天是女兒18歲的生日,本想好好給她辦一個成人禮,沒想到她卻出走了……”張媽媽說,更讓她擔心的是,女兒離家時什麼都沒帶,身上錢也不多。”
  她的出走疑與抑鬱症有關
  “女兒很內向,說話輕言細語,從來不會說不,很聽話,成績也不錯。”張爸爸分析說,“女兒這次離家出走可能是抑鬱症發作了。”
  張爸爸介紹,“英英去年參加高考失利了,沒考上二本。我讓她去讀了三本,並替她安排了學校和專業。”
  現在回想起這些做法,張爸爸很自責,“她一直想去復讀,但還是聽了我的安排。”張爸爸介紹,英英一直沉浸在高考的失利中,心理壓力大,同時又很內向,不適應大學生活,最終病了——被省第二人民醫院診斷為未分型精神分裂症和低血鐵症。
  “我們最開始發覺是在她軍訓完後,她同學告訴我們,她經常忘記吃飯,大晚上地在外面散步,上課也多次走錯教室。”
  她是從不說“不”的乖乖女
  “她曾經在醫院里出走了,我們幾個人分頭找,最後在馬路天橋上發現了她,她說在這裡站了一天。”張媽媽介紹,“女兒從小到大一直很聽話,就算心裡不願意,也不會拒絕,比如她第二次出走, 當時我發現了,一直跟蹤她,想看她到底要去哪,結果她發現了我,立即乖乖回到醫院。”
  對此,張爸爸十分自責,“從小到大,每天上下學都是我去接送,我說什麼就是什麼,就連讀大學,也是我安排的學校和專業。她一直想留長髮,但是為了她能安心學習,我讓她留短髮。女兒患上抑鬱症後,一直說感覺壓力很大,想出去走走,說我們管得太多了。”
  她的朋友不多 與父母交流也少
  女兒喜歡什麼?她最好的朋友是誰?可能會去哪些地方?對這些問題,英英的父母都無法回答,張爸爸介紹,他們夫妻倆很少和孩子有思想交流,“我們就只知道她喜歡讀書,聽話,也沒什麼特別的興趣愛好,從沒帶朋友回家玩過。”
  張爸爸隨後拿出了英英的手機,手機通訊錄上總共只存了35個名字,張爸爸挨個撥打電話,沒有得到任何線索。記者聯繫了英英的兩名高中同學,兩人都稱,“英英的朋友和興趣都不多,高考後,就很少聯繫了。”
  ■三湘華聲全媒體記者 曾韌
  實習生 劉秋歡  張洋銀
  尋人線索

  最後出現在“望岳辦事處”
  發現她請撥96258
  “我報警後,查看了監控,女兒最後出現的地點是‘望岳辦事處’公交站點,只有916路和109路經過。”自從英英出走後,夫妻倆就一直在尋人,張爸爸更是三番五次地折返於公交調度室和派出所之間,監控視頻看了一次又一次,但是至今仍沒發現英英的身影。
  據張媽媽介紹,英英出走時,身穿黑色帶帽棉衣和緊身牛仔褲,腳穿黃色和綠色相間的鞋子,如市民有相關線索請撥打96258或在微博上@三湘都市報,與我們聯繫。
  心理分析

  “孩子再小也有獨立的人格”
  對於英英出走一事,青少年心理專家丹妮說,孩子也有自己的獨立人格,家長不宜過度安排她的人生,何況英英已成年,家長更應尊重孩子的選擇和興趣愛好。“英英的出走可能與父母的‘包辦式教育’有關,父母對她一直很寵愛,但是這種愛會讓她變得壓抑,最終導致心理疾病的發生。”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m34immctb 的頭像
im34immctb

油麻地旅遊

im34immctb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